古城忻州-雁门关 之旅

1
39

山西距北京非常近,多年前去大同美好的印象始终在眼前,去云岗石窟的路上早餐吃的什锦刀削面,想了好多年!

–前记

去个安静的小城两三天,逛逛当地的菜场花店,看看他们的生活。

看历史的源头在山西忻州,除五台山,查攻略没有声名远赫的大景,磅礴雁门关被李白写过,却少有人知道,忻州老牛湾黄河与长城相交之地,均在百公里外,我还是来了。

下火车后,直奔城中心,秀容古城,大动土木中,还未进入开放期,沿着路边往里面深入,就那样遇见《平凡的世界》唉,一位高龄上了年纪的老人,蹲坐在胡同边,还是那样的帽子那样的清布褂,不变的烟袋,不太流畅的方言,形形色色的人,便是这个城市的浓缩。

一如去山西雁门关的路上,当地的司机师傅水泥厂职工下岗,自谋营生,去趟雁门关,单程运费50块,一天可以拉到三位客人,问他觉得自己生活的这个地方好不好,很干脆的回答不好,“我们这个地方太穷了,没什么上班的工业企业,农民种地基本上还是靠天吃饭”,进山的路上,膝盖高的玉米打着卷晒得蔫巴巴的,大小沟渠里全然不见水

历史脚步很快,也走得很慢,那首”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门前刮过,……还在吼唱不曾变过的沧桑

一路下来未见心念中的黄土高原典型风貌,问司机师傅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好作罢。

想起原来的一位同事,山西人,当时叫她大姐,其实人家26岁,当时和男朋友为了在北京居住方便回家领了个结婚证,没办酒席,亲朋也未通知,她的生活描述至今记忆深刻,“那天下班回家我炒了两个菜,其中有他最爱吃的土豆丝,老公吃饭提出,把他们积攒的两万元存款,拿出一万给他弟弟,两人为此大吵,当时她把土豆丝直接扣在桌子上,甩了一巴掌给男的,这是他们婚后最严厉的争吵,我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大姐说话不急不徐,带着点山西鼻音,描述得细节清楚,如发生在眼前,至今不能忘,都是好好过日子的人,生活不易。

踏上忻州,总想到几个字,那片苍凉的土地,在北京看惯了各种新式的,文艺的,牛逼的小店, 满眼精致范儿的网红桌椅,忻州一家规模不算小的定襄饭庄,看名字挺霸气的,进去大概是北京十年前的装修场景,38元的当地家传红烧肉,分量是北京诸如金百万餐厅的两倍,是杭州知味观苏氏红烧肉的4倍,甩开放量,也只吃了四大块。

忻州师范大学旁边的小吃城平均价格十元左右,满满的人啊,各种小吃光看看流口水的感觉,仅两天时间,还是要吃点正宗的山西特色味道,略过。饱餐过定襄蒸肉,孙氏家传红烧肉,土豆丝,凉菜,溜达见当地连锁小吃,哇塞,地皮馅的包子1.5元一个,牛肚酸辣粉七元一份,平价亲民,哎呀悔吃太饱了,肚子里存一点缝,我都进去碗酸辣粉,眼睁睁放过,好吃的太多,胃口只有一个。

但凡小城我都粗略的认为好生活,吃的喝的实在是性价比极高的,品种多且价格低,满足了吃喝,皆是宜居。饱暖思他欲,吃完才是精神层面的。

看忻州,总对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山陕不分家吧,孙少平,孙少安和他的父辈们那一身青粗布衣,被黄土高原风吹糙的深皱的脸。

古城作为城中心历史最久的片区,最可能有原来的风貌,全然未存,完全是整个重立新城,边建边招商。

古城越来越同化了,旅游纪念物越来越重样了,一部手机足不出户可以买遍国内外,他们是否还有上车的机会?重建的意义到底有多少?一座新伪城罢了,2013年的大同也是整个拆迁重建古城,去时古城墙已经上灯,初现风貌,在夜晚的路边若隐若现,她可还好?

来过便是缘分,些地方不好,不会再去,些地方记忆中美好,不想再去破坏,便于心中。不是身未动心己远,不曾踏足的远方确也是想象中的不坏之地。下一站会在哪里?

>>版权声明:知识共享-自由转载-保持署名-非商用-非衍生(创意共享 4.0国际许可证)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