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技术一定能让生活更美好?

1
51

无处不在的数字技术包围之下,你还好吗?这个世界还好吗?

四年前,皮尤研究中心曾就数字技术对美国网民的个人生活所产生的影响进行调查,多数人给出了正面评价。然而在过去的18个月里,人们对技术的担忧不断增长,在最近的脸书事件后更是达到了顶点。

糟糕的网络环境,时刻在线的困扰……技术冲击给人类社会带来的问题日益严峻,越来越多的研究聚焦在数字技术的使用与人们的压力水平、社交表现、自杀倾向等方面的关系。

未来十年,数字化生活将如何影响人们的身心健康?皮尤研究中心联合伊隆大学的想象互联网中心,访问了一些技术专家、学者和健康专家,就这一问题展开讨论。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对报告中的观点进行梳理,看专家们对这喜忧参半的数字化生活有何解决之道。

数字技术一定能让生活更美好?皮尤邀请了1150名专家,发现他们并没有那么乐观

调查中,1150名专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尽管他们都承认数字技术的两面性,约47%的受访者持乐观态度,认为未来十年里,数字化生活对个人身心健康的帮助多于损害;32%的受访者持相反观点;剩下的21%则认为人类的生活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专家们的讨论主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种类型:数字化生活对人类幸福的好处,数字化生活的潜在危害以及针对目前可预见的问题提供的措施建议。以下是部分专家的代表性观点引述,完整报告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数字化生活有利于人类幸福

连接功能

数字化生活可将全球各地的人连接起来,能随时将各地的知识、教育、娱乐等资源聚合,便捷无阻。

麻省理工学院互联网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和创始人 Daniel Weitzner认为:“人类想要并需要连接,而互联网则是最好的连接器。无论是政治、社会、教育、情感还是经济问题,互联网都能将人们与有价值的信息和关系连接起来。我始终相信,我们能够从这样的连接中获得成就。

变革商业、政府和社会的行为方式

数字生活彻底改变了传统市政、商业、消费和个人的日常,开辟了一个充满机遇和选择的世界。

欧洲数字技术和软件应用培训师兼顾问 Pete Cranston写道:虽然互联网的高度连接属性的确带来了过度社交互动,注意力缺失、网络煽动和假新闻等一系列问题,但这是互联网使用过剩带来的困扰。便利的网购、大量可供免费学习的资源、让人类能与远方的亲朋好友联系……这些好处更加值得关注。

重要的智能支持

数字化生活可以让人类拥有不断扩大地健康、安全保障和科学方面的资源、工具和服务。

麻省理工学院信息科学项目的研究负责人兼首席科学家Micah Altman说:“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人类幸福水平(经济、健康、长寿、生活满意度等)的提升大部分来自于科技的进步。但计算机科学、信息科学、统计学和计算社会科学领域的发展现在才刚刚起步,有巨大的潜力获得可观的提升。”

Micah Altman还表示,由于信息属于非消耗性商品,可传播并具有公平分配的可能性。例如,科学出版物、科学数据和教育资源近来的开放趋势,使得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获取并传播知识。长远看来,数字技术能够帮助减少教育障碍(尤其是高等教育),促进科学发展。

提升生活满意度

数字生活赋予人们改善、提高和重塑生活的能力,帮助人们自我实现,寻找灵魂伴侣和创造价值。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Stephen Downes评论道:“互联网将使得人们更加幸福而非不幸,因为它能够帮助人们突破障碍,实现梦想和目标。尽管某些个人或组织的目标是不利于社会的,但绝大多数人的抱负都是可敬的,渴望自我提升,渴望与他人交流分享经历,渴望创建企业、商业和文化网络。尽管这些在纷繁的数字生活中不足为道,但却是真实且广泛存在的,需要数字技术的支持才能实现。”

品质化发展

新兴工具的出现将不断提高数字生活的质量,最终将促使人类整体幸福感的提升。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信息科学教授 Paul Jones认为未来的人工智能将会更好地为人类服务。他写道:“人类需要工具。正如谚语所言,我们先创造工具,然后工具塑造了我们。工业时代已经逐渐远去,时代的中心舞台已经交给服务业。未来,我相信由技术领跑的社会将更亲和、友善。”

 

数字化生活损害身心健康

数字赤字(Digital deficits)

数字生活使得人们的认知能力受到多方面的挑战,包括思辨能力、记忆力、注意力、创造力、应变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等。

在技术与文化领域有多本著作的Nicholas Carr表示:“已有大量证据显示互联网、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对个人具有负面影响。虽然肯定有一部分人从互联网创造的连接中获益,但这种持续的、侵入性的连接会对认知和情绪造成负面影响。此外,也有研究揭示了手机、互联网的重度使用与人们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记忆力、语境思维能力、谈话深度的下降以及焦虑感上升之间有着密切关系,并且很可能是因果关系。

数字技术一定能让生活更美好?皮尤邀请了1150名专家,发现他们并没有那么乐观

数码瘾(Digital addcition)

互联网业务主要是围绕如何设计能吸引公众的多巴胺工具所展开的。

前斯坦福大学LOCKSS项目的首席科学家David S.H. Rosenthal认为,长久以来,数字经济是基于获取消费人类注意力的竞争。当下的注意力消耗工具胜于以往任何时代。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使得少数极其强大的公司控制了技术工具。他们通过提供任何可以用来吸引注意力的途径来获取关注和更多有效注意力,以实现利润的最大化。而实现这一目标最有效的方法是在用户中制造焦虑和恐惧,而这将导致社会信任水平的下降。即使这些公司也想减少其负面效果,但他们也不知道如何解决,实现双赢。

数字不信任/分歧(Digital distrust/divisiveness)

当个人能动性减弱,震惊、恐惧、愤怒和侮辱等情绪将会在网络上进一步放大,引发分歧和质疑。

The Social Machine, Designs for Living Online 的作者Judith Donath 写道,那些身边亲友环绕,对生活满足并感恩的人的购物欲往往更低,而那些处于焦虑状态之下的人们则更容易被操纵。技术和产品如果让人们获得冷静和幸福往往意味着无利可图;而让人们处于持续的焦虑,愤怒或恐惧,即让用户产生“其他人比自己过得更好”的想法更易获利。

数字技术一定能让生活更美好?皮尤邀请了1150名专家,发现他们并没有那么乐观

数字监禁(Digital duress)

信息超载+信任缺失和面对面沟通技能下降+糟糕的界面设计=压力、焦虑、抑郁、疲懒和失眠几率增加。

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机交互学院教授Jason Hong评论道: ” 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Herb Simon在1971年就指出, 信息消耗了受众的注意力。因此, 海量信息造成了注意力的贫乏。如今,信息过载现象愈发严重,更多机构费尽心思争抢用户注意力,如智能手机的推送通知,高度个性化的新闻信息流, 令人上瘾的游戏,还有标题党和假新闻等。设计这些技术和内容的公司会运用心理学知识和A/B测试来来吸引用户,不断迭代优化,通过增加点击率和每日活跃用户数来提高收入。”

Jason Hong认为这种交互方式主要带来了两个消极影响:一是不断出现的信息流和“害怕错过消息”的心理使人们始终处于紧张的状态;其次,更重要的是, 过度阅读这些信息意味着人们只能花费较少的时间建立和维护现实中的人际关系。技术平台不仅没有帮助我们与他人建立紧密的联系,反而在无意中让我们孤立。

数字威胁(Digital danger)

互联网的结构和数字化的变化进程不断威胁着人类的互动、安全、民主、工作、隐私等方面。

波士顿大学社会福利工作学院的教授Tiziana Dearing认为以下三个原因使得数字技术降低了人们的幸福感。

  • 人类已经进化了需要稳定人际关系的社会动物,而数字化生活中过度蓬勃和高速变化的人际关系都会让人们无所适从。
  • 从设计到算法,数字技术的发展并没有充分考虑社会共鸣和刻板偏见
  • 技术可能激发人类的“恶,而人们至今还未找到相应的抑制手段。尽管技术的发展在治愈疾病,解决大量的人类问题,创造平等的信息竞争环境等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力,但长路漫漫

缓解数字化生活问题的措施

重新定义系统 

社会可以系统性地改变技术协定和机构架构,包括其组成、设计、目标和进程。

《群体性孤独》的作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人机交互学界重要的研究员之一Sherry Turkle分享了以下系统性的行动步骤:

  • 在设计方面,产品不应该简单粗暴地被设计成以“老虎机”来获取吸引。
  • 应该在各个层面提高软件的透明化程度
  • 与各公司合作,与消费者团体协作,注重公共利益或个人诚信。
  • 对谁拥有您的信息的问题进行根本性的再审视。
  • 改变当前任何一种广告(例如违法广告, 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广告)都可以放在网上的情况。
  • 更多的网络政治广告监管。
  • 网络公司需要认识到他们不仅仅 “只是被动地提供互联网服务”。
  • 找到与数字共舞的门道。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商业、政治、社会和经济挑战, 学会运用我们所创造的东西, 然后相应地调整和管理它,让它扮演它应该扮演的角色。

重塑技术

通过重新配置硬件和软件,并利用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工具,提高技术 “以人为本”的性能,使得数字生活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USAA 首席体验策略师Susan Pric评论道,我们可以采用以人为本的设计,改善我们现有的体验和现状,从而让科技更好地为人类服务。我尝试涉及一个API,通过确定信息优先级和分类,使我们能够调控占据我们的注意力的内容,从而减少注意力的无效消耗。然而可惜的是,目前我们将“管控受众注意力”的权力拱手让给了商业机构。

制定规则

各国政府和行业应通过标准、行为准则以及法律法规的制定实施数字改革。

城市设计中心的主任Dana Chisnell 写道:”有许多项目正在试图使互联网变得更美好, 但这是一场硬仗。当个人找到应对和管理数字化生活的方法时, 科技公司就会发明更新的、更具侵入性的方法来占据我们的注意力。这些不良行为将会对人类生活带来巨大威胁,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问题日趋严重。人们无法控制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并感到无力。因此,人类要想在这场比赛中胜出,还需要花费许多年的时间。”

媒介素养再定位

将媒介素养的教育规范化,针对所有年龄段的人进行关于数字化生活对身心健康影响的普及教育,鼓励适当的、健康的技术使用。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社会技术硕士项目负责人Halavais认为,主要的补救措施是通过教育提升人们的媒介素养。人们从小就需要了解如何与网络、数字技术进行交互,学习如何使用社交媒体, 并不被其奴役,了解如何收集可靠的信息和甄别垃圾信息,并认识到算法和市场营销,以及公司、政府或其他组织是可以塑造他们价值观的。不幸的是, 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人们对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并没有达成共识。

 调整期待

面对数字化生活带来的问题,部分受访者表示人们需要调整自身的期望。人类技术的进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人们适应这些变化需要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

以色列海法大学教授Sheizaf Rafaeli写道:人们是具有适应性的。数字化生活中的陷阱、威胁、恶意使用等问题将会继续出现,但我们会在过程中不断地学习,并且寻找解决的方法,在混乱中重建秩序。

Sheizaf Rafael认为在一个学习的过程,有人会在某些领域得到 “F”的成绩,但最终他们还是能学会。通过数字技术, 人们可以更快地学习、交流并获得认可,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诸如贪婪、仇恨、暴力、压迫这些负面问题尽管不会根除,但数字技术已经承载、传递和实现了许多积极的语言。 “情况总会朝好的方向发展:会有更有意义的生活和更健康的网络环境。反正如果给我一次交换人生的机会,我宁愿与我的孙子们交换, 而不是与我的祖父母。”

注定失败

然而在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Douglas Massey看来,任何干预措施不可能实现。他写道: “鉴于大量的资本和权力在政府控制之外,我并不太相信民选政府能够在造福多数人而不是少数人的原则下能同时管理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

同样抱有“数字化生活注定失败”态度的部分受访者表示,即使技术能够为人类提供帮助,但人性使然,这些帮助不够抵消其伤害。

所以未来十年内,技术到底能够为人们创造一个桃花源,还是让人们远离桃花源?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

1 COMMENT

  1. 2008年9月23日,诞生了第一台安卓手机,不敢相信,智能手机真正开始普及,仅仅用了10年。
    现在,每个人都以与10年前完全不同的方式生活着,出门不用带现金、坐车不再看报打发时间、想聊天用微信而不是打电话。
    10年间,人类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
    这都是技术红利带来的结果,任何事情都有两个面,科技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困扰。
    我们没有这些困扰的完美解决方案,只是尽自己的力量去理解和尝试,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同时把问题和想法传播出去,一方面可以提醒他人、另一方面也许可以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几个人能做的很有限,如果一群人,也许真的能创造一些改变。
    “驿站”最大的乐趣就在这里,优秀的组织者、万能的参与者、无数走向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