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 不同人对快慢生活的理解

0
26

文章转自:常州日报   发表时间:2014年  部分内容值得思考
原文链接:http://epaper.cz001.com.cn/site1/czrb/html/2014-11/12/content_810479.htm

近日,《常州市主城区社区慢行系统建设规划》编制发布。我市将以城市绿地为基础,连线成网,形成区域、城市、社区三级,覆盖全城的慢行系统,让市民享受悠闲舒适的城市生活。然而,在以“数字”和“速度”为衡量指标的今天,慢生活对于生活在繁忙与困惑中的都市人,究竟是一种时尚,还是一种奢侈?

慢不下来是因为能力不够?

主持人:你的生活节奏慢得下来吗?

赵秋媛:现在的中青年人,工作与生活压力那么大,怎么能把节奏放慢?无止尽的业绩考核,逼着我必须不停地奔跑。

刘刚:由于年龄原因,我也处于快节奏的生活中,慢生活就是一种奢望。30岁左右的我们,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很难接受慢节奏的生活。而且,这不是通过个人主观意愿,想慢就能慢下来,还需要周围一切的配合。

 

主持人:为什么有人会快得慢不下来?

曹菊文:人们之所以会快起来,是为了不断追求自己的目标。为什么会有这个目标?很多人是由于对比,于是,人们开始追逐这个目标。这有其教育的根源。还在学校时,我们就曾经被老师要求,设定自己想超越的目标,因此我们从小就被养成了对比的习惯。再加上家长对孩子过度的期望,不仅让自己不能淡定,也让孩子慢不下来。

赵秋媛:在这个拼爹、拼妈、拼孩子的时代,如果不你追我赶地奔跑,我们很容易被社会淘汰。有的人之所以慢不下来,是因为能力不够,还无法驾驭现在的工作。另外,工作节奏的快慢自己也无法控制。

刘刚:现代社会的人们缺乏安全感,或者有危机感。有的人是为了生存,不得不拼命工作;有的人满足于现状,却害怕失去它。这些都迫使他们慢不下来。

曹菊文:现在,人们见面就会问“最近在忙什么”?似乎不忙就有罪。平日的回答是:瞎忙。无头绪的忙,不自觉的忙,没需要的忙,不得不忙的忙。忙碌的生活或是一种病。尼采曾感慨,欧洲在受到美洲“淘金热”的沾染后,闲暇成了罪恶,人们在思虑时手里也拿着表,午餐时眼睛还盯着证券报,过日子总好像在“耽搁事”一般。我们现在呢?一些人不也是时刻都捧着手机吗?忙成为美德,生活变得毫无讲究。因为忙,细腻的情感减弱了,繁琐的礼节消亡了,交谈的睿智罕有了。

 

主持人:快节奏一定有高效率吗?

赵秋媛:不一定。比如,同单位、同岗位的员工,总会有一个员工很出色。这种效率需要机遇,更需要个人能力。

曹菊文:有些人可能本来就是一只乌龟,但是总希望自己能成为兔子。他们无论如何全力奔跑,也无法改变现状,这就会很痛苦。他们需要客观认识自己,准确定位,做适合自己的事,一步一步前进,做一只出色的乌龟。并且,“欲速则不达”。很多人在追逐物质和个人价值的时候,把身体拖垮了。他们是不是该反思,自己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慢生活是不是懒人的生活?

主持人:你理解的慢生活是什么样?

刘刚:当人类社会的物质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会开始追求回归人性的原点,开始思考究竟什么是真正的快乐。这种回归就是追求慢生活的状态。这是一种单纯的、纯粹的内心向往,没有利益的纠结。然而,慢生活并非让人们消除欲望,而是让人们与周遭的一切,在时空上暂时做一个隔断。就像是旅游,让自我暂时隔断于长期相处的环境。

赵秋媛:个人肯定会受到周边人或事的影响,因此,慢生活不是自己想慢就能慢下来,这需要方方面面的配合。我虽然停不下来,但是我会找到平衡点。比如,我会在疲倦时约上母亲一起逛街。这就是我的慢生活。

曹菊文:对于慢生活,每个人的理解可能都不同。有的人认为静下来喝杯茶、读读书、散散步、听听歌,就是慢生活。其实,慢生活是一种乐观的心态。它甚至就是在工作结束后,不用再纠结于前面的工作,尽情享受轻松的时刻。

 

主持人:慢生活仅仅是放慢速度吗?

曹菊文:快与慢是相对的概念。即使是在快节奏的工作中,人们带着乐观的心态,一样可以保持内心的平静。工作的快节奏是一种态度,生活的慢悠是一种意境,是对生理、心理快感的细品精尝。

赵秋媛:相对于当前社会匆匆忙忙、纷纷扰扰的快节奏生活而言,这里的“慢”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并非速度上的绝对慢,而是一种意境,一种回归自然、轻松和谐的意境。

 

主持人:慢生活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曹菊文:有节律是慢生活很重要的特点。慢生活让身心与自然融为一体,让身体和心灵的节奏与自然万物调和一致。

刘刚:慢生活追求平衡,这是内在与外在、生理与心理、生活与工作等各方面的平衡。慢生活更是一种从容的态度。由此我想到了于丹和《论语》。以淡泊的襟怀、旷达的心胸、超逸的性情、闲适的心态去生活,将自己的情感与生命融入自然状态,品味人生,修身养性,找寻自己内心的安宁,便会有一份美丽的从容淡定,便会在如歌的生命中度好人生这一轮回。

赵秋媛:慢生活最简单的特点就是让自己舒服。这是最自然的状态。当有了节律、有了平衡,从容面对任何事,人也就舒服了

 

主持人:追求慢生活会成为人们懒惰的理由吗?

曹菊文:慢生活,并非懒汉的生活。慢是一种节奏,懒是一种立场。消极的懒惰不会导致一种“闲”,只是一种时光的消磨。这种懒惰会把时间切割成很多碎片,我们反而会忙着在碎片与碎片之间缝缀。因此,越懒惰就越显忙碌。慢生活仍旧需要人们保持积极向上,且有节律的工作与生活态度,它的关键在于寻求心灵的放松。

 

主持人:慢生活仅对于个人有影响吗?

刘刚:当人们有了正确的价值观,生活自如从容后,人际关系就会平稳,社会也会更加和谐。因此,从一种生活理念,到一种生活习惯,慢生活给整个社会营造积极的氛围。

如何享受慢生活?

主持人:享受慢生活,想与做之间有多难?

赵秋媛:享受慢生活要付出时间的代价。可是,很多时候,工作没有完成,我们心里压根不踏实,怎能放下手里的活去享受慢生活?此外,还需要金钱的代价,比如,健身、瑜伽、喝下午茶。

曹菊文:事实上,如果真正放下一切,享受慢生活,之后的工作效率会明显提高。尤其是一些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更要让自己平静下来,才能进入创作的状态。

刘刚:这时,人们要学会取舍。其实,慢生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修炼慢生活的境界,就是简单地享受边走边看,千万别只憧憬远方目的地的风光。因为生命是个过程,把它分解开来,就是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主持人:如何提高享受慢生活的质量?

曹菊文:人们首先要端正自己的价值观。如果人们能以快乐的心态去工作,那么人的生理机体也会充分地放松。反之,人们不仅很疲惫,还很痛苦。虽然有些人看似节奏慢了下来,但是心里积压了很多负能量。这些负面因素总会转移到某个地方爆发。其实,人们能把心态调整好,就是享受慢生活。这是一种幸福。

刘刚:正如前面所说,人们不可避免的要比较。我们不反对比较,这就是竞争。竞争过程中,人们在发现不足的同时奋发前进。然而,这个比较需要有“度”,有掌握心理平衡的方式。不急功近利,以平和的心态,面对自我,以及周遭的一切。这就是享受慢生活。

曹菊文:享受慢生活,人们需要看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很多人往往只看到和渴求别人的拥有,却忘了自己的拥有。于是,他们内心就不会安宁。当我们内心有富足感,心里才会平静,不失去自我。

赵秋媛:人们还是需要有驾驭自我的能力,能掌控工作节奏、生活方式。如此以来,人们才能尽享逍遥自在的慢生活。

 

主持人:对于现代人,哪种形式最影响享受慢生活的质量?

曹菊文: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尤其是用智能手机,影响最大。现在,很多人都有这个不好的习惯。尤其是,减少使用电子产品阅读,这是人们改善生活的最简单方法。有研究显示,通过手机等电子阅读器材,其有色背光会刺激视觉神经,使人们处于亢奋状态。建议大家回归到纸质阅读,这样更容易让人内心平静。

 

主持人:有哪些具体的途径享受慢生活?

刘刚:结合个人的兴趣喜好。比如练书法,这是一种沉淀。慢生活也并非都是静态的活动,也可以很激烈,比如观看篮球赛等。只要是与纷扰内心的事物有所隔断,就是享受慢生活。

曹菊文:未必一定是已有的兴趣爱好,人们也可以选择内心最想做的事。只要不是被外界所迫,或是利益驱动,而是内心需要,人就不会那么焦虑。另外,对于一些长期在办公室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做家务、跑步等活动也是一种调整。身体累了,心也就平静了。尽力减少外界因素的干扰,把能放的放下,让心慢下来,尽情享受当下。

赵秋媛:期待带薪休假等政策的落实。充分的休假,可以让我们摆脱一些现代生活的干扰,亲近自然,舒展身心。

主持人:慢生活,是人们发自内心的需求,更是对人生的高度自信。品味慢生活,其实也是在探索一种生命观,追求生命本真的价值。我们需要慢生活,让它提示我们从容地享受生活,引导我们积极地智慧工作。